• 2004-04-12

    会调程序的福尔摩斯

    Tag:向上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eamhead-logs/137739.html

    知道福尔摩斯吧!即便无缘拜读柯南·道尔的大作,如果你敢说自己没听说过福尔摩斯,周围人一定会把鄙夷的目光赏赐给你。

    那你知道福尔摩斯是个程序高手吗?
    在看了新一期《程序员》杂志的王咏刚先生所写的《打印机疑案》之前,我也不知道。
    在这篇文章重,福尔摩斯先生重回人间,这次他又掌握程序技术,以高超的调试技巧,帮人侦破了打印机疑案。
    这是我头一次看到以侦探小说的形式写出来的技术文章。早就听说,国外有高手曾经有如此惊人之举,如今看到国人的一篇另类技术文章,着实让我欣喜了好长时间。
    对我来说,单凭这一篇文章,就已经值回整本《程序员》的价值了。

    在《技术的文字》中,我曾提到,许多程序员们受了太多的文字折磨。以致于面对优美的文字,脑子里首先闪现的是“废话太多”。如果把王先生的这篇文章,放到他们面前,恐怕得到的评价不会好到哪去。

    以个人喜好来说,我非常喜欢这种“废话太多”的文章。
    注意王先生的文字有一段时间了。王先生的文字一向是幽默而富有内涵,阅读的过程很是享受,常常在会心一笑之际,体会到一些软件开发的基本道理。
    最初认识王先生是他所著的那本《凌波微步——软件开发警戒案例集》。一本关于计算机技术的书,敢命名为“凌波微步”,本身就是一种不凡。
    让我下定购买决心的是他的那篇自序《青年程序员的肖像》,我喜欢他那种不缊不火的幽默。

    《凌波微步》对我来说,短了些,意犹未尽。
    2003年7月开始在《程序员》上连载的“凌波微步II”算是对这种遗憾的一种弥补。现在“凌波微步II”已经成了我每期《程序员》的必读,虽然碍于自己眼界,无法完全理解每一篇的精髓。

    在我看来,王先生的文字无疑于传统计算机技术写作的一种挑战。为什么我们还要忍受那些令人作呕的文字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曾经学C++的时候,看Hurb,写的小品文章,也是以小说的形式体现的,非常容易理解,而且记忆很深。
  • 我也认同mochow的观点,我发现很多程序员的文字功底相当了得,即使不作这行,当个网络写手也是个不错的主意,重复我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中国的程序员是最可爱的,也是最可怜的,但也是最值得尊敬的群体之一”!
  • 真正好的文字,就是无废话的文字。有两个当初也是程序员的作家,看他们的文字简直就是享受啊,一个是库切,另一个行业相近是胡安。鲁尔福。有着程序员思维的人写起文章来还是威力无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