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03

    敏捷中国20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eamhead-logs/159429091.html

    果然是按照个人规律来的,我又参加了单数年的Agile China。

    其实,真正仔细听的只有两个人的session,吴军和Fred George。至于其它关于敏捷的讨论,好吧,我承认,我不是很感兴趣。

    刚看完吴军的《浪潮之巅》,于是,很敢兴趣他关于工程师的说法。在《浪潮之巅》里,他提到了五级工程师的说法,但是,书中并没有详述何为五级工程师,在敏捷中国上,他给出了答案:

    • 五级:能独立完成工程工作
    • 四级:能带领其他人一同完成更大的工作
    • 三级:能独立设计和实现产品
    • 二级:能设计和实现别人不能做出的产品
    • 一级:开创一个bussiness

    在我看来,这个标准是以做事的能力和取得的成就来衡量的。在书里,吴军给自己的定位是2.5级,而对比他给出的二级人物,Jeff Dean(云计算始祖)、Donald Knuth(Latex)等人,这已经是一个相当高的级别。

    吴军鼓励大家都去做一流的工程师,也给出了一些成为一流工程师的建议。会后,我问了他一个问题,在我看来,这个session里面的内容是如何成为一个三级工程师,那如何做到一二级呢?吴军笑了笑,这个还要看机缘,有没有机会和一二级的人物一起合作,在他们的点拨之下再进一步。

    这个答案有些宿命论的成分,但我也承认,如果没有见过高手,何谈成为高手。这也是很多中国程序员的悲哀,压根没有见过什么是高水平的程序员。从之前一些团队的合作过程中,我们让很多人知道了原来写程序也可以这样有趣,有人甚至抛弃了原来的管理身份,重回程序员的行列。

    这个session也让我看到了一些新的努力方向,但对我而言,也应该多想办法接触境界水平更高的人才行。

    Fred像个老顽童,09年的敏捷大会,我就听过他的session。这次,他又来了。我记不清是上次大会是他的演讲,还是事后的沟通,他这次的话题,我总觉得他曾经说过。只不过,坐在下面仔细听一遍,还是更新了我对很多问题的认识。

    在他看来,团队之间有各种各样的角色也是一种浪费,所以,在他的团队里面,只有一个角色Agile Developer,他们应该懂得如何客户打交道,懂得交付正确的软件。这确实是个挑战!

    在我的团队里面,我们试图减少开发人员与客户之间的距离,开发人员,即便是一个刚工作几个月的毕业生,一旦有问题,都会直接去找客户。我们也会让人承担不同的角色,程序员也要去做部署,也要做一些测试。但是,我们还是有不同的人挂着不同的名。

    Fred告诉了我们一个新词:anarchy。它告诉我们,我们需要程序员高度的自治,所有人都要有很强的能力,自己能做事。对于很多中国公司来说,太多的程序员习惯于被人管,而不习惯于自治。所以,这是一种挑战。

    无论是吴军还是Fred,他们的session讲的实际上都是一个自主程序员自己做事的故事。真正的改变是自发的,所谓的咨询师或是所谓的交流,能给予的帮助,是有限的。而这恰恰是很多公司实施敏捷欠缺的。

    高端对话里,有人说,如果一个lead不想改变,那就开了他。这种说法非常极端,但某种程度上,我们不得不承认,有时改变真的被某些人阻碍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缓存出了错 2008-09-03
    引用地址:

    评论

  • Facebook提倡一种工程师文化,或许与程序员的高度自治相同。要达到这一点需要两方面的努力:程序员与管理者。管理者要学会放手与信任,程序员需要学会自主与自治。但归根结底,还在于我们的很多程序员还学不会思考,技能也不够踏实;还有一种“官本位”的思想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