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6-06

    领导程序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eamhead-logs/208814.html

    先别误会,我现在还不具备领导别人的资格。因为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前面的萝卜把坑占满了,而没有哪个萝卜准备换坑或是换田,于是我心有余力不足。

    Enterprise Application Development:我心目中的软件研发
    软件人:反对的力量永远比支持的大
    看了几篇别人的blog,一次又一次的震动。经历的原因使我不能站在一个领导者的角度,我能选择的只有程序员的角度。

    很多程序员,包括我自己,都有些自命不凡,而且程度基本上与水平成正比。Barbara Moo说过,管理一个软件开发团队,就像放牧一群骄傲的猫。不管领导们如何蔑视软件开发终人的作用,最终为公司创造价值的软件,还是经过程序员们的手一行行写出来的。
    正是因为经过了自己的手,代码就是自己的孩子,谁愿意眼见自家孩子堕落呢?一个不甘心原地踏步的程序员总愿意不断改善自己的软件,让它更加茁壮的成长。随着开发经历的不断丰富和视野的不断拓展,脑子中出现一些新想法是很正常的。
    作为基层程序员,我们通常无法擅自将一个新想法,尤其是一个可能对系统做出重大修改的想法付诸实施。这时,我们会想到有这个决定权的人——直接领导。

    去年的时候,项目还是由原来的负责人领导。在项目中做了一段时间,我对项目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有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于是经常在各种场合透露了一些对系统进行改进的想法。结果得到的几乎是清一色的否定。理由无非是系统已经基本成型,做大的改动会给项目造成极大的压力。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打击,我渐渐失去了提出新想法的兴趣,因为我知道,那只是给自己增加一次被批评的机会而已。
    正如《The Progmatic Programmer》第一章提到的“破窗户”问题,忽略一处腐烂的结果只是更多的腐烂在系统中迅速传播。看着自己开发的代码日趋混乱,那是一种心痛的感觉,而我又对此无能为力,我忽然感到一种无助,一种无可奈何。有一段时间,我的意志极为消沉,完全打不起精神。
    一切的改变出现在2.0系统的开发,原来的负责人升迁了,现在的负责人走马上任。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作为原来的项目主力,对1.0的混乱也是看在眼中。1.0的合作使我们俩之间有了一种难得的默契,经常是一个人提出一个想法,另一个人很快就知道这个想法好在哪里。借由开发新功能的机会,我们俩大胆决定完全重写整个系统。这是一个让我后来有些后怕的决定,因为给我们的只是一个开发新功能的时间,紧接着就是项目的实施,那段时间是年终岁末,各种各样的活动又特别多。
    凭借着一股生猛,我们就开始了2.0的开发。有一段时间,虽然嘴上没有明说,但身上的压力让我一度想放弃2.0,回归1.0,把新功能添加其中,这样我们就可以很快的完工。那段时间里,我得到的总是负责人的鼓励,“我相信,你可以”。新年之后,完全进入状态的我开始了疯狂的编码,在十天左右的时间里,每天从早上八点半上班一直干到晚上十一点。就这样,2.0最终顺利上线了。
    那是一段累但开心的日子。如果没有负责人的鼓励,我很难相信自己能够让2.0顺利出炉。

    每当我在开发过程中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我总会情不自禁的抱怨一句,坐在身边的负责人听见了,就会对我说“你可以”,虽然对于我解决问题没有直接的帮助,却给了我不小的信心,犹如心理暗示,筋疲力尽之际注入一针兴奋剂。

    现在的我也不会像从前那样提出想法就想让别人接受,我更愿意稍微探索一下,即便是脑中的一闪念,提出之后,我也会说,等我尝试一下可行性。毕竟,很少有人愿意接受空手套白狼,切实的东西总要比空洞的想法更容易让人接受。

    对我而言,两个负责人之间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一句鼓励。
    鼓励,给人自信,否定,送人自卑。自信和自卑的差别毋庸我赘述。
    其实我们的直接领导就像婆媳关系不好的家庭中的男人,往往需要来自双方的夹板气。如果公司的硬环境,我们无力改变,那一句鼓励还值得吝惜吗?

    如果现在让我选择一个公司,薪水、发展机会和工作环境会是我比较看重的。我并不想装得有如圣人一般,没有物质文明的精神文明不现实,我已经不再是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了。钱,只有在切实解决温饱问题之后,我才会忽略它。我喜欢写程序,但我不想永远作最底层的程序员,我希望得到一个发展的空间,让我知道天道真的酬勤。工作环境有软硬之分,只要硬环境不是很差劲,我通常不会太在乎,我更多关注的是软环境。水涨船高的道理人人都懂,我现在极为鄙视那种“宁为兵头,不为将尾”的想法,当兵头虽然可以让周遭的人高看一眼,但基本上失去再进一步的可能,当将尾虽然开始时不能获得人们的瞩目,但起码拥有成为将头的可能,尽管那可能是一个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所以,我希望身边能多一些值得我学习的高手,而不是作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老手。直接领导同样重要,一个好领导会给向前的动力,反之,只有自甘堕落的份了。
    我知道,这些想法有些理想化,谁没有点理想和追求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MapReduce 2006-06-06
    引用地址:

    评论

  • 在Spring中文网站中看到了你的文章,写的真的很好,感觉你是一个做事很认真的人,也是作开发的,你的一些想法引起我的共鸣,真的很好。
    回复greateWei说:
    梦想风暴能带给你一些思考,这也许是给我最好的鼓励。
    2004-06-14 22:32:46
  • 为什么都有惊人的相似,何人能解忧,呵!


  • 真的是好文章。写的好像是几年前的自己,很羡慕你乐观而充满求知欲的态度,也把它作为自己的激励吧。以古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正得失。衷心的感谢你。
  • 好文,祝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