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31

    写在2012的最后一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eamhead-logs/226604152.html

    又到了一年的年底,我饶有兴致地翻看了一下之前几年的最后一篇blog。最初的几年里,我很喜欢在年底写写东西,无论是总结也好,回顾也罢。到后来,最后一篇blog则陷入了常规状态,按部就班,根本让人无法识别出这是一篇年末的blog。或许是因为年龄渐增的缘故,今天和明日的区别也不甚明显了。

    2012,如同以往一般,有喜有悲,没什么特别,即便我们经历了末日。

    也是因为年底的缘故,我最近和几个不同人聊起了计划。实际上,我个人是个计划性极差的人。但凡信誓旦旦地做计划,结果往往是到年底的时候,我都忘了原有的计划是怎样的了。

    如果说今年按计划做了些事,那就ThoughtWorks校园行了。以前我们也偶尔有到校园去做一些活动,今年最大的不同便是让校园活动常规化了。如今,一年下来了,西安、成都和北京三地的办公室都走进了校园,西安已经常规化了,成都的2013校园活动计划也已经出来了。

    我发起校园活动的初衷只是希望给想学习的同学一个机会,但现在看来,实际达到的效果远远超出了预期。不仅学生们有机会了解到更多现代软件开发的东西,我们也通过这样的活动给了自己的年轻同事一个锻炼自己公开演讲的机会。或许是校园活动的努力,今年校招的效果大大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我们收到简历的数量直奔去年的3倍。现在想想年初在西安一次次地跑学校,也是个很有趣的经历。五六月份还在西安交大开了一门实习课程,让我体会到在大学教书的感觉。

    今年是ThoughtWorks第一次在武汉大规模校招,郑大晔校就这样开到了武汉。西安、成都、武汉,当年的冲动之举,如今已经变成了全国连锁。看来,我还真有搞教育事业的潜力。

    没有计划,但事还做了一些,值得一提的是,翻译了两本书,老马的DSL和《The Joy of Clojure》。DSL的翻译有些混乱,拖了很长时间,所以,我选择了独立完成《The Joy of Clojure》。按照预期的进度,这本书会在1月底交稿,以目前的进展来看,问题不大。选择翻译Clojure书,是因为我想了解为什么Lisp系语言那么神奇,现在看来,书是选对了,我开始慢慢理解一些东西了。

    还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东西是Moco。前前后后写了两个月,已经像一个正式的东西了,用户也有了几个。它也是我反思Java开发的一个作品。鉴于之前关注点太杂,我今年把思考放回了Java,于是,我看到了更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思考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希望明年可以更多地分享我对于Java开发的理解。

    又是一年了,还好不算虚度,继续前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回望2013 2013-12-31
    期待2005 2004-12-31
    引用地址:

    评论

  • 郑大大2012收获蛮多的阿。“教书匠”的体验让人羡慕啊,影响力大大的提升了,为中国软件事业做了很大的贡献啊。啥时候来东北举行几次晔校呢?
    回复Tony Bai说:
    我最近几次回东北,都是专门回家。你们可以组织个活动,比如每年都有Agile Tour,找人赞助,我愿意回去讲东西。
    2013-01-03 16: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