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1-24

    译《Clojure编程乐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eamhead-logs/239426524.html

     

     

     

     

     

    去年六月份,我正在与DSL这本书做斗争,痛苦不堪,我甚至已经暗下决心,再也不接手翻译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了。张凯峰突然发了封邮件问我要不要翻译书,我当时有一种杀了他的心。除非是《The Joy Of Clojure》,因为我实在是想了解一下Clojure,而且关于这本书,很多人都说它是可以改变人们对于编程认识,我很好奇。天杀的的张凯峰真的找来了《The Joy Of Clojure》,我知道,又有一部分业余时间没了。

    这次的合作是和陈冀康(@childchen),人邮信息分社。按照出版社的要求,他们肯定是希望这本书越早完成越好,感谢陈冀康对我宽容,答应我半年的翻译期限。我的算法很简单,每天两页,三百多页的书,大概一除,半年左右。另外,鉴于翻译DSL的痛苦经历,我暂且不想与任何人合作翻译,要知道,团队协作,每个人的责任感就会大幅度下降,这是导致DSL晚出版近一年的主要原因。

    之后就是漫长的翻译过程,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但却是不是一本给初学者的书。作为一个没有Clojure经验的开发者,为了能翻译得更地道,只好又额外地学了很多东西。幸运的是,在翻译过程中,我找到了一个国内很少有的真正的Clojure开发者,庄晓丹(Dennis Zhuang),他愿意作为审校加入到这个过程中来。事实上,对我来说,他不仅仅是一个审校者,更是我的一个老师,教会了我许多关于Clojure的东西。

    我从前翻译的时候,大多不加译者注,因为我会把读者同自己的能力等同起来,我觉得只要我能理解,读者理解起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不想把读者假设得太小白,但这本书里,我写了很多译者注,因为很多东西我理解起来都不容易,所以,这是我加注最多的一本书。

    相比于之前翻译过的一些书,这本书在英文上也绝对是个大挑战,别的不说,就是目录标题都让我头疼了好一阵子。Dipping our toes in the pool,用脚趾头蘸一下游泳池,如果这样的文字出现在最终的书里面,肯定有人要骂娘的。书里面还有很多很地道的英文用法,换句话说,站在第二语言的角度,真的很难理解。幸好,我们的办公室里有许多外国同事,就为了这些翻译,我也不知道多少次骚扰了人家。

    这本书其实还有许多审校者,真正大篇幅坚持下来的不多,其中,我的原同事胡振波是一个。他也参与过一些文章,一些书,文字功底还不错,帮我改了很多文字上的细节。还有一个审校者,虽然只看了序和前言,但也不得不提一下,我们家领导,作为一个对编程一窍不通的英语老师,帮我到这种程度,也是尽心尽力了。原本打算如果有写译者序的机会,一并感谢了,但人邮居然没给我这个机会。不管怎样,在此谢过了。

    翻译是在是个劳心费力的事情,我不打算再做,我又一次暗下了决心,除非《The Joy Of Clojure》出第二版。好吧,你或许已经知道了,第二版在第一版的中文版还没有出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写了。

    不管怎样,书出版了,心里总是高兴的。希望有更多的人通过这本书,开始体会编程的乐趣,即便你不是一个Clojure程序员。

    分享到: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