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7-22

    自其不变而观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eamhead-logs/280519.html

    大约两年前,侯捷先生到公司做了一次讲座,听过乘兴写了这篇东西。我从未把它贴出来,因此除了几个朋友,没人看过。这次既然被老师拿了出来,索性将它公开。站在现在的角度看这篇文章,其中有不少“偶像崇拜”的成分,但基本观点我依然支持。

    自其不变而观之

    有幸听了一场侯捷老师讲座。
    对侯老师的大名仰慕已久,应该说,就是他写译的书籍和文章,使我开始真正认识的编程世界,有了一种“开天眼”的感觉,虽然我现在的水平依然很差。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以好书带给我许多知识、以美文开拓我视野的师长,激动之情难以尽述。

    如果经常读侯老师的文章,大概很难从他的讲座中吸取更多的营养,这就是侯老师讲座给我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这是很正常的,如果一个人的观点,在不同地方表述出来有截然不同的意思,那倒是麻烦了。
    看看我们公司为侯老师讲座所做的广告来了解一下讲座的内容吧!
    侯先生的讲座的题目是“自其不变而观之”。主要是谈谈学习的态度,取舍和心境。
    侯先生一直自称是不算特别聪明的人。他总是把自己的成功,视为大家皆可达到的成就。我们聆听他的经验相信对大家是有帮助和启发的。
    我以为,以侯老师的重量级,广告根本就是浪费。这点从我下班后以最快速度到食堂吃饭,然后以最快速度到会议中心,发现几乎没有位置而懊悔自己不该为了顿饭来晚的结果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

    下面结合侯先生讲到的和我想到的随便说说。
    因为讲座进行了很长时间,我不可能记下所有的内容,这里只是给我留下比较深刻印象的东西。

    兴趣
    记得在《程序员》上曾刊登过侯老师2001年到大陆行在清华和华中所做的演讲,其中提及的第一点就是兴趣,可见时隔多日,侯老师观点未变啊!:)和一个朋友聊天,我曾提出这样一个观点(为保原味,原版拷贝,未曾加工):
    “在我眼里,编程的人分两种,一是只是为了混碗饭吃,这种人编程对他们来说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你到网上去看看,凡是问那些乱七八糟问题的人通常是这种家伙。另一种就是真正热爱计算机的,对他们来说编程为了自己的快乐,谋生已经退居次席了,当然,谋生依然是很重要的,没有物质文明,谁去搞什么精神文明。”
    经常看到许多人在论坛抱怨自己干活有多苦、工资如何之少。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看一下:干编程,本身就是一个累心累脑的活,还要为了项目经常加班,比起普通的工作不知辛苦多少倍,简直就不是人干的活。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是这么累的活,为什么总有许多人乐此不疲?仅仅为了钱?不尽然吧!
    在这些人眼中,编程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兴趣。如果把自己作为例子放在这里,多半会给人一种不知深浅的感觉,还是拿侯老师在讲座上说到的作例子吧!讲到自己在工研院的经历时,侯老师把自己在工研院的外号贡献了出来,“门神”。这个美名的得来完全归功于他几乎每天都是最早到却最后一个离开。在我的印象中,对于这样的人而言,在计算机面前并不是在工作,而是和自己的好朋友聊天。这个朋友对你几乎言听计从,只要你给了它正确的指令,它就会毫不犹豫地遵照你地意志执行,和它作朋友,不必花费许多心思考虑同人交往中需要仔细体味的诸多问题。这样的朋友,和它在一起怎么会厌倦,它全心全意对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全心全意地待它呢?
    一个人真正找到自己的兴趣不容易,如果兴趣恰好又是自己的工作,有充分的理由利用职务之便来满足一己之好,何乐不为?

    认知影响态度,态度决定一切
    之所以记下这句话,完全是米卢的功劳,是他让“态度决定一切”在几乎一夜之间响遍大江南北。记得一次参见职业生涯规划培训的课程中,老师给出了一个表格,添出自己的优势、劣势,我忽然发现原来一直自己非常了解自己,真的到了让自己说个清楚的时候,还真是很困难。认清自己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就像高考一样,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填报志愿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一切遵照“父母”嘱了。同样,很多人投身程序员这行,并非因为自己对编程有着良好的感觉,而是因为各种媒体不断向头脑中灌输了“许多干程序员的都有高工资”的思想。等真正进到其中,发现这里有的不只是相对的高工资,更有许多令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于是满世界的抱怨这行多苦。想让一个并不喜欢编程的人写出好程序,我不知道难度有多大,起码我觉得很难。
    听过李维开放在CSDN上一次演讲,里面提到Borland曾有一个相当棒的程序员转行去做管理,结果呢?很惨,最后不得已,离开了Borland。这也是一个人自身认知出现问题的教训。做程序员很棒,并不代表一切都能做得很棒,人的精力毕竟有限的,把所有工作都做好,很难!这点上,我很佩服李维,谈及自己的经历时,他说,自己也曾做过管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自己不合适,于是放弃了。敢于放弃,这是一个人的胆量,毕竟,那也是很难的,否则,就不会有《谁动了我的奶酪》来给教育大家了。:)

    唯坚持,得成功
    人,天生有惰性,这是很正常的。编程需要的是大量的学习,在许多人看来,很痛苦,这点我丝毫不否认,即便是对编程有兴趣的人,也不能说有兴趣就可以决定自己一定能坚持到底。
    有人说,编程的人需要耐得住寂寞,其实,我倒不觉得编程对真正喜爱它的人来说,有何寂寞。比起初学的无知无畏和高人的飘逸洒脱,真正难耐的恐怕应该是进阶的过程。
    就算现在把一本好书扔到面前,然后说,看完了,就是可以成为高手了,恐怕,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也很难坚持把读它完,因为那是很枯燥的。这或许可以为我拥有许多好书,却至今仍在低手阶段徘徊做了最好的注释吧!:)
    在我看来,编程和吸毒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美好的感觉往往只是一瞬间的事,大多数时间是在痛苦之中度过,可那一瞬间的美妙就足以使一批批的“志愿者”前仆后继了。请原谅我使用了这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所以,我觉得,在进阶的过程,自己给自己找一些刺激还是很必要的。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上面提到程序员在进阶的过程中有一个相当痛苦的阶段,对此,我深有体会:我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是还算比较努力的那种,但曾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总是感觉自己的水平没有任何的提高,于是我的信心开始动摇了,我甚至怀疑自己究竟适不适合干编程。那段时间,脑子里一篇混乱,好几次,我都想放弃,最终使我得以坚持的是自己的兴趣。我喜欢自己刚编好的程序正常运行时的那种感觉,说白点,就是有瘾。我坚持了。如果现在有人告诉我,他怀疑自己是否适合编程的话,我会告诉他:你现在处于最重要的进阶阶段,如果你不喜欢,尽早放弃,太累;如果你喜欢,坚持住,那是你水平提高的前奏。
    当然,坚持并不等于成功。侯老师在讲座上特意强调了这一点,这足以使我们不过分夸大主观能动性的作用。:)想成功恐怕只要坚持一条路可走,“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凡走过的必留下足迹
    在这点上,我颇有一些感慨。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侯老师在《深入浅出MFC》的前言中提到,自己初学MFC时也相当痛苦,这让我惊讶原来高手也曾如低手一样,也会感觉痛苦啊!(别笑,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高手在我们这些水平不高的人眼里被神化了。其实,他们也是人,学习新技术也需要付出相当的努力。为什么我们会认为高手那么高呢?我想,其中的奥妙在于高手很少透露出自己是如何成长的,以致于我们一见高手,就以为他天生就是高手。
    如果自己走过的路都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又是怎样一种景象?那就没有神奇的高手了:)当然,我们需要的并不是这个,但如果大家都能在自己经过路上留下些什么,那总是好的。
    个人以为,写文章是一个很不错的办法。侯老师有篇散文叫《发表是最好的记忆》,当然,对于我们,文章未必一定拿到杂志社去发表,现在的网络已经给了我们足够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这里可能有些炫耀的成分在里面,但哪个人没有一丝虚荣心呢?这也是这篇文章形成的最主要原因。:)
    虚的东西只能蒙事一时,还是说点实际的意义吧!写文章的过程其实是个整理自己思路的过程,写技术文章尤其如此,没有把握的东西怎么写出来,除非根本就不打算写明白:)为了做到有把握,写的过程中,只有查阅大量的资料,才能确保自己对问题的把握很到位,这需要不仅仅是对问题有个了解,更需要理解。我曾试过表述一些东西出来,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很清楚了,真到了写到一些点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对问题的理解还是差了许多,于是翻阅资料,最后是“哦,这里是这样啊!”。不信?自己试试。如果把自己的东西开放出去,对后来者也是相当有帮助的。否则,我们这些后来者上哪去吸收那么多的营养。如果曾有别人的文章帮过自己,那么自己也该以自己的文章回报别人。最大的纪念意义,我想是一段时间以后,自己真的一不小心成了“高手”,回过头来,“哦?原来我也曾这么有这么差劲的时候啊!”,这样才不会让自己忘了本。:)
    侯老师提到作程序员的很多人提不起笔来,表达能力很差。这一点相信即便不在这行也可以有体会。就拿上课来说,很多老师其实很有水平,但他的课上讲得很烂,为什么?表达能力使然。通过写文章,起码可以让自己表达能力上得到很大的提高。既然要写出来,总要想办法把话说明白,否则自己都云里雾里,怎能指望给别人讲清楚呢!

    自其不变而观之
    谈到这里才把侯老师的正题放上,怠慢了!:)为了保证准确性,我特地查了一下苏轼(苏东坡)他老人家这句话的原文,如下:
    “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想必绝大多数的人比我更了解这句话的意思,我就不废话了。
    侯老师以此为题来做这次讲座,更多是想告诉大家,要想在这个瞬息万变的行业中立足,把握其中最本质的东西才是最关键的,这个观点颇有大家风范。许多大师级人物都喜欢用Essential这个词给自己的书命名,由此可见大师们也是英雄所见略同。
    我认识一个高手,学习东西很快,我很奇怪。经过和他的接触,慢慢地发现原来他也并非超人,也不是看书有多快(虽然这跟是否学到东西没多大关系,可有人认为是,比如以前的我),只是每次学新东西的时候,他总能根据自己的经验从中跳出自己不懂的东西来学习,于是学起来就很快了。
    当然,想要达到这种程度,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想一步登天,我觉得基本不可能。《程序员》上曾有一篇采访周鸿伟的文章,他说,如果要想在两三年内把人家十几年的东西学会,就要把人家十几年的苦都吃一遍。我相信他的观点。当然,即使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也先得找到个吃苦的地方。:)
    经常在BBS上见到诸如各种技术或是各种工具孰优孰劣的争辩,以前觉得很是有趣,脑电波也不禁随着各位“高人”的思想起伏波动。自从接受侯老师的观点,我的关注点已经从这些问题中拔了出来,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自身素质的提高上,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我相信,等我到了一定的水平,对于这些问题,我会有自己的答案,而不仅仅是被动地接受别人的观点。
    本质,说起来是个很神奇的东西,究竟什么是本质,我也无法给出准确地说出。这个问题对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想要了解一个领域里的本质,一定的广度和深度想必是不可缺少的。而想要达到有相当的“广和深”,不静下心来对这个领域做深入的了解,估计是很难达到的。

    我觉得侯老师提及的这几个观点本质上是相通的(请允许我亵渎一下“本质”这个词),这点通过我在文章中近乎于混乱的叙述应该可以感受得到。想把这些东西截然分开,我做不到。想来想去,如果让我总结的话,怎么说都像政治材料,还是免了吧!如果你真能耐着性子读到这里,哪些东西是对是错,也该有了自己的评论。
    我不是什么高手,因此你可以看到,很多地方我不敢用十分肯定的说法来教育大家,毕竟那只是我的一己之词。只是因为听了侯老师的讲座,一些想法由感而发,于是有了这篇东西。真的很谢谢你,能看我发了这么多的牢骚,希望我的众多废话中还有那么一些有用的东西在里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上面提到程序员在进阶的过程中有一个相当痛苦的阶段,对此,我深有体会:我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是还算比较努力的那种,但曾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总是感觉自己的水平没有任何的提高,于是我的信心开始动摇了,我甚至怀疑自己究竟适不适合干编程。那段时间,脑子里一篇混乱,好几次,我都想放弃,最终使我得以坚持的是自己的兴趣。" 我现在好象就处在这种状态,感觉别人知道总是很多,而自己知道的却是那么的少
  • 捞起旧贴来回。那次听候先生的讲座,的确算是头一回觉得碰到了大师。记忆犹新。
    回复tonyad说:
    称侯捷为老师并无不可,称之为大师,恐怕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

    说实话,从侯老师的表现来看,他对计算机的理解与大师们还有相当的差距。
    2004-11-05 22:48:13
  • 你的观点我很认同,我就是你描述中编程的人当中的第一种,但似乎又粘了些许第二种人的成分,但我不喜欢提乱七八糟的问题,我更多的是通过网络寻找自己的答案。我现在也处于痛苦期,感觉自己进步太少,我渴望现在接受别人的指导,接受头脑风暴的洗涤,因为我发现自己这一阶段已经不能主动去学些什么,完全不在状态,可怕!
    回复hhee说:
    谁都渴望别人的帮助,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只有生产自救这一条路。
    2004-07-27 20:55:57
  • 凡走过的必留下足迹,我开始做自己的blog就是因为这个,呵呵
    回复tinyfool说:
    blog确实是不错的方式,我也很喜欢,所以,才会有梦想风暴!
    2004-07-27 20:50:58
  • 粗略浏览一下,确实不错,有时间仔细再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