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1

    RubyConf Chin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eamhead-logs/39725321.html

    此刻,我,在上海。

    距离上次离开上海还不到两个月,之所以重返大上海,是为了RubyConf China。

    刚听说RubyConf China要举办的消息时,我就在想,找个怎样的借口才能到上海参会。所以,当我们负责市场同事找到我,说需要一个演讲人的时侯,我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任务。

    接受任务是喜悦的,完成任务却是烦恼的。先是gigix和WPC讨论演讲的主题,最终定下分享我们在Ruby项目的一些经验,接下来,就是具体的准备了。每次准备演讲对我来说,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一方面,我希望自己的演讲对听众来说,有一些价值,另外一方面,我还要保证思路顺畅,不让人感到突兀。这一次的准备,尤其困难,因为得到确切消息距离大会只有一个星期了,而且我还在项目上。感谢gigix和WPC等人,在他们的帮助之下,我对要讲的内容逐渐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也是因为如此,演讲稿也迟迟达不到可以拿出手的标准。负责联系演讲者的Daniel几次催我提交演讲稿,我何尝不想啊!演讲前夜,我依然在不断修改。

    这次RubyConf China最大的主角,自然是Ruby之父Matz先生。从他进场时那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就可以看得出他到底有多受欢迎。他的演讲《Why Ruby?》介绍了他开发Ruby的一些历史,以及他在设计程序设计语言的一些考虑。很多想法也与我的一些观点不谋而合,听得我频频点头。Ruby原来是一个失业者的产品,时值日本经济不景气,失业在家的Matz利用这段难得的空闲,写出了Ruby。另一个失业者著名产品BT。很多人内心难以接受的失业原来也是一个巨大的资源。Matz说,如今这样一个不景气的光景,说不准就会产生出下一个影响深远的语言。

    借助演讲者的身份,我让会议的组织者引荐我认识了Matz。时间关系,我只和Matz做了一个非常短的交流,介绍了自己在Ruby实现上的一些工作,算是和Matz彼此相识了。最后,我邀请Matz到我们的北京办公室去做客,Matz欣然应允,“只要你们邀请我就好”。

    这次大会的内容还很扎实,robbin的《JavaEye网站架构深度解密》和robinlu的《Ruby and Rails Pitfall》是两个亮点,拳拳到肉。只有真正的经历过这样的问题,才能讲得出这样的话。从演讲技巧上来说,他们两个都算不上优秀,但扎实的内容让人已然忘却了外在,全心全意追随他们的内在。

    koz的《岛根县政府的挑战 - 在日本地区政府和社区当中使用Ruby的案例》是一个介绍,让我们了解Ruby在日本的发展,很开眼。让我惊讶的是,他——一个日本人用中文完成了整个演讲。Ruby的流行程度超乎了我的想像,可以说Ruby教育,从娃娃抓起。原来,岛根县就是Matz居住的地方,岛根县对于Ruby的推动,让我想起了鸟山明,政府为了让他送稿方便,而修了一条高速公路。

    其它几个演讲带给我的冲击相对来说要小得多。至于我自己的演讲,留给别人评价吧!

    最后的Q&A环节,说实话,我更想坐在下面做一个可以提问的听众,而不是一个回答问题的演讲者,因为对于其他人的演讲,我还是希望有更多的交流。在这个环节中,有一个人用日英中三种语言提问,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整体来说,这次RubyConf China还是很成功的,考虑到组织者只用了一个月时间,这样的结果已经让人非常满意了。robbin说,争取下半年在北京在办一次。北京的Ruby开发者们,期待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引用地址:

    评论

  • 原来RubyConf China 中ThoughtWorker的演讲就是你阿,真是看不出来,哈哈,见识了
  • 你好,关于xruby有几个问题:
    1.虽然通过xruby,ruby源码被编译成了jvm上执行的字节码,但是我如何利用已有的java资源呢,也就是说我在ruby源码中如何调用java的资源(比如jruby就有一套使用java资源的方法)。
    2.如何用xruby编译rails应用,并部署。
    能解决好这两个问题xruby的意义才更突出!
    谢谢!
  • 郑先生好, 我们在KFC交换过名片

    "Ruby原来是一个失业者的产品"

    不对 Matz 后来做了补充, 他没有失业是不过没有事情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