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3

    微软也开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eamhead-logs/89201.html

    今天最有震撼力的一条消息莫过于,微软的拳头产品WindowsNT和Windows2000部分核心源代码泄露。
    关于这条消息,CSDN上很快就有了大量的网友评论。
    最让我感兴趣的评论来自于一位名叫getit911的网友“M$终于要开源了,呵呵”。

    近一段时间,我对开源运动、对自由软件颇感兴趣,陆陆续续看了不少相关的东西,也因此对开源和自由充满了向往。
    微软似乎是全世界的敌人,每当人们讨论开源软件的时候,总是不忘扯出MS斥责一番。
    我个人对MS并没有很大仇恨,毕竟日常的工作环境还是由人家提供的。比尔和保罗当年创业的故事也深深激励着当年懵懂无知的我。当年甚至对MS充满了敬仰,一直认为MS就是计算机的唯一,如同早年间许多人认为五笔就是计算机一样。
    当Linux走进我的视野,我才知道MS的世界之外也有精彩的世界。
    与MS复杂封闭相比,Linux带来的文化简单开放。
    遗憾的是,时至今日,并没有和Linux有很深的亲密接触,所以只能徘徊于Linux的心门之外。
    另一个拓展让我视野的是Java。看看Apache、转转SourceForge,众多的开源项目让我们有机会接近世界软件开发的前沿。
    相比之下,MS一直坚守着自己阵地,封闭着自己的源代码。

    《开源软件文集》上的一篇文章提到了这样的一种说法,开放源码如同开放科研成果,对于人类的进步起着推动作用,可以节省大量的重复劳动。

    开放源码让软件开发人员喝西北风吗?
    如果是这样,恐怕就没人原意奉献了。JBoss为大家做出了一个好榜样,源码奉送,服务收费。
    软件业自MS创造了帝国神话之后,一直是一个暴利的行业。这也是许多软件人投身这一行的最大动力。同许多行业一样,暴利只能停留在行业初成之际,随着行业的发展和介入者的增多,暴利时代将逐步离这个行业而去。不愿意坐以待毙的软件企业势必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现在看来,软件服务成为了软件业的一个方向。技术出身的软件一方面要努力提升自身的技术水平,另一方面要在这个追求个性的年代,为自己的客户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服务,满足用户的特殊需要。

    扯远了,我现在距离思考软件企业生存的管理者的身份尚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想多了,累!

    回到程序员的身份。
    事实上,即便有了源码也不见得就可以获得作者的全部思想。今天研究SpringFramework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看明白了。回头再读《Expert One-on-One J2EE Design and Development》,忽然发觉原来作者在设计的过程中经过了许多的思考。源码实际上只是思考的最终结果,作者在源码的形成过程中必然要经历许多权衡。从学习软件的角度来看,正是这样的反复过程使得程序员对软件开发的认识有了本质上的提高。
    以我个人的实践而言,之前所编的代码基本上都是在人家设计好的结构上进行,顶多是在局部提出一个自认为比较不错的解决方案。新系统的设计让我彻底体会把握全局的艰难,上至系统整个架构,下至系统局部细节,如何让各个部分彼此配合默契着实让我经历一番煎熬。新系统设计开发前后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是我感觉最累却收获最大的一个月。虽然,现在项目的大面积编码已经结束,但我的心中却已经有了些新的想法。
    以前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做好一个软件,需要N年的时间,难道不能一开始就做好吗?事实给我的答案是,一来个人经验需要时间积累,二来不可能在一开始就知道需要的一切,更重要的是,在一个版本完成之后,脑子中就会产生更好的想法。

    许多人对于泄漏出来的源码有着浓厚的兴趣,纷纷要求提供下载。在我看来,随风跟潮的占了大多数,估计down的人不会少,真正读的恐怕就没几个了,这一方面是个人能力的问题,另一方面,中国IT之浮躁是如我一般身处其中的IT个体体会颇深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初遇专利 2006-02-13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