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4

    情人节离开的兄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reamhead-logs/90004.html

    宿舍的一个兄弟在情人节这天离开了公司。他和我一样在公司完成的毕业设计,那时我们就在一个宿舍。算起来,我们在一个宿舍的时间以近两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的道理我早已懂得,而且从来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这些兄弟不可能都永远在公司干下去。去年年中的时候,有几个和我一起入司的家伙离开了,由于彼此并不熟悉,那种感觉也并不强烈。当自己宿舍兄弟离开的时候,我才真正有了感觉。
    之前更熟悉的是,宿舍的一群愤青围在一起抱怨公司的种种不是,叫嚣自己有一天炒了公司。那是一种完全的阿Q式自我满足。终于有人踏上了离开的列车,这种感觉变得如此真实。

    回头看看,毕业到现在已经一年半有余。公司早已不再是初来乍到时想象那般让人充满无尽期待的舞台,自己也不再期许能为公司做出巨大的贡献。再美好的愿景在无情的现实面前也就不再美丽。
    扁鹊三兄弟的故事在这里得到充分的体现,程序写得越差,后来的问题越多,显得越是忙碌,在领导眼里,这个人越是能干。而活干好的人由于轻闲,在领导眼里却是那么别扭。原以为只有以体力谋生的人才需要以忙碌体现自己的能力,居然智力谋生者也需要如此。也许,在这里追求卓越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不过有一点要承认,即便是现在,我依然可以在公司中学到很多东西,遗憾的是,更多的是教训,它告诉我这么做不对。怎么做才是对的呢?我无法得到答案,无论是技术还是管理。

    记不清是哪位说过,即便不跳槽,也不要失去跳槽的本领。
    我有时也问自己,自己离开的话,公司的损失有多大?自己凭什么换取更好的工作?
    《梓人传》告诉我,个人的价值完全取决于其不可取代的程度。
    我的不可取代程度有多大呢?不大。
    现在公司中拼命在提倡所谓的“蓝领”,对于个体之间的差异几乎是视而不见,所以,在公司的眼里,我即便离开了,也是可以随便找个人替上,不知到这是公司的“幸”还是“不幸”。

    早上看《执行:如何完成任务的学问》,这是一本写给管理者的书,我不是管理者,但我依然可以从中获得提升自己的东西。
    这本书给我最大的提示是,有了想法要去做。
    我一直是想法多于行动的人,所以迄今为止并没有做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有想法绝不是什么坏事,没有想法就根本不会去做,没有执行的想法属于胡思乱想。

    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是,我究竟应该做些什么才能将自己的价值体现出来。
    我将自己定位于技术,所以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是必经之路。但我从来没有想过,究竟该如何提高,目标是什么,我的探索基本上提留在自己盲目的努力上。
    我承认,比之初到公司之时,我的技术水平和对技术的理解都有了很大的长进,但这是否是我期望达到的呢?我不知道,因为我最初就没有个方向。
    职业生涯规划并不是简单的口号,如何落到实处是其真正价值所在。
    难得今年年初就计划今年的学习内容。本来计划换到Unix做开发,可是领导不同意,我只好继续在Java上用功。今年的学习重点就是研究几个比较成熟的产品,学习其中架构和技术实现。第一个列入计划的是Tomcat,紧随其后的是SpringFramework。如果可能,我还希望了解一下Java虚拟机的实现。

    毕业之前,一位老师在课堂上对我们说过一句话,“别以后失业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失业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周末成都行 2012-02-14
    回到工作中 2008-02-14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