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9

    欢迎回归

    今天,一个之前的ThoughtWorks同事来到了简陋的新西安办公室。

    我们聊起了他现在的工作,准确的说,他在向我倒苦水。

    • 他现在负责业务分析,按照他对于这个角色的理解,他应该有很多的机会面对客户,可事实上,他却根本见不到客户。
    • 他希望在业务分析方面有深入的理解,结果,老大们许给他的未来是个管理职位,按他的说法,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
    • 他算是业务分析方面的负责人,所以,他总是竭尽所能给自己下属排除干扰,但老大们认为,他的人干的活太单一了。
    • 他总喜欢做一些分享,却被周边的人认为是炫耀。
    • 他老大想让他带动公司的敏捷,却不给予他任何支持。
    • ⋯⋯

    从他的种种观点可以看出,他身上打下了深深的ThoughtWorks烙印,谁让他毕业工作的第一家公司就是ThoughtWorks呢!

    当年ThoughtWorks离开西安,因为家庭原因,一些同事离开了。当西安办公室重新开张,几个当年带着不舍离开的同事回归了。

    和这些同事聊天,最大的感受是他们现在更加珍惜ThoughtWorks这样的工作环境了。他们都是毕业就进入了ThoughtWorks,离开公司的这段时间让他们知道这样的工作环境来之不易。反而最初在公司工作的那段时间,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在公司之外,他们才认识到公司的好。或许这才是促使他们回归的动力吧!

  • 2010-05-31

    读在路上

    又是奔波的一周,火车、汽车、飞机,在路上有好长的时间。

    经常的奔波让我早已学会了消磨这样的时间。如果是一个人,通常,我会选择先睡一觉,养养精神。我有一个开玩笑的说法,作为一个咨询师,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在各种交通工具上睡觉。睡醒之后,我会在笔记本、PSP和书之间做一个选择。

    这个月是我入职ThoughtWorks的三周年,途经北京拿到了公司给的周年礼物。一如既往,我的选择还是书。所以,这次的路途有书做伴。

    轻薄的《五常学经济》是一本不错的路上读物。这是经济学家张五常写的一本关于自己求学历程的书。在经济学方面,我是个小白,但我读过一些张五常的文章,写得很好看。所以,抱着好奇的心态选择了这样一本书。

    张五常用自身的经历告诉我们,一个人走到哪里,遇到的人很重要。

    按照世俗的眼光来看,小时候的张五常是个典型的没出息孩子。他顽劣不堪,考试屡屡不过,甚至数次被不同的学校退学。幸好,在他人生的各个阶段,都曾遇到有慧眼的老师,点明他的与众不同,让他不致于因为所谓的“失败”,失去自信。

    从小的漂泊让他养成了胡思乱想的习惯,而混在奇人逸士的太宁街让他拥有了不同于常人的见识。这让他后来研习经济时,拥有了不同于其他人的观察点。

    张五常的几位老师都是大师级的经济学家,他们给作为学生的张五常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阿尔钦的深,赫舒拉发的博,布鲁纳的严格。好的师傅让徒弟获益匪浅,好的徒弟促进师傅的思考,教也快乐,学也快乐。

    张五常的求学经历,还让我看到了简单的力量。

    学了很多经济学,他把经济学归结到极其简单的几点,其余的东西都是由此推理出来的。能把事情弄复杂的大有人在,复杂了,再回归到简单的却为数不多了。通过不断的思考,加强最基本的东西,他有了强大的基础,很多华丽的东西一下子就可以看到其实它们从根上就是错的。

    这让我深以为然。咨询的时候,客户花了大量的精力,打造了几个工具,结果呢?思路从根上就是错的,做出来的东西只是看上去很美,实际用起来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就是这样的东西,还要声势浩大的推广,劳民伤财。

    这本书读完了,身边还有不少新书,继续读吧!

  • ThoughtWorks所有开发人员名片上印的都是咨询师,我也不例外,但之前,一直都问心有愧,因为在我看来,所做的一切实在和“咨询”不搭边。如今,我终于对得起名片了。

    在ThoughtWorks的第三个年头里,我更多的是在以咨询师的身份出现在客户那里。坐在办公室里写代码的感觉,对我而言,已经有些遥远了。是啊!从2009年8月开始,我一直在出差,宾馆似乎成了常驻的居所。George Clooney的《在云端》看得我很有感觉,差别是,他花了更多的时间在路上。

    如果加上第一次咨询的经历,我做咨询师已经超过一年了。第一个项目,我最初是无知无畏,后来是心存恐惧。对我这只菜鸟咨询师而言,那种不可控的感觉让我心理极为不适。那个项目结束后,负责咨询项目的同事问我,做得怎么样,是不是还想做。我的回答是,从出差的角度来说,我不想干了,从内心来说,我还想再试一次,我想证明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于是,有了后来的机会。

    第二个项目,我经历了自己最长的一次出差,长达七个月。自我评价,在这个项目里,我的表现比起之前成熟了许多,可控的东西越来越多,心中那份不安也消去了许多。更重要的是,我可以亲眼看见自己咨询的团队在合作过程中一点点的转变着,工作的成果得以显现,我开始相信改变的力量。到了第三个项目,我可以更多的去规划一些内容,让改变按照我的设想去发生。

    做咨询更多的是和人打交道,对我而言,成为咨询师,更多的是一个克服我自身人性弱点的过程。其实,在第一个项目后期,我做得非常痛苦,那段时间,我还没有适应从一个程序员到一个咨询师的转变。正因为如此,那段时间,我开始关注一些心智方面的书。从《少有人走的路》到《遇见未知的自己》,再到《把时间当作朋友》,我经历了一个自身洗礼的过程。这些书让我更好的认识了自己,认识了其他人,也认识了自己咨询的团队。事实上,软件开发中的很多问题是由心智不成熟造成的:

    • 有的团队重视短期利益,结果造成长期损伤
    • 有人很难听别人的意见,造成团队的沟通不畅
    • 有人内心害怕改变,他们会用无数的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辩护,批判所谓的新东西
    • ……

    对于咨询,我的内心不再像最初那么排斥,因为它让我成长,我也开始看到自己的工作成果。但我依旧不喜欢做咨询,因为我讨厌这种长期出差的生活。好在这个项目行将结束,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我会有更多的时间坐在办公室里了,去写心爱的代码,毕竟,那才是我内心快乐的源泉!

  • 这是一段非常忙碌的日子。从西安到北京,北京到上海,上海到成都,不到十天的时间里,穿越了四个城市。刚刚在看了雪,又体会到近30度的炎热,穿越了四季。去上海是回访之前做咨询的那个项目,故地重游,旧人重逢,让我觉得又穿越了时间。

    去年行将离别之际,我们曾经提到过,希望以后有机会回访。一年后,机缘巧合,回访成真了,于是,我也得以了解当初那些努力的后续。

    咨询项目是个很有趣的事。咨询师在的时候,团队往往热情高涨,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团队会出现一个较大的进步。但当咨询师离开之后,少了推动力,团队就会有着不同的表现:保持和退步最为常见的,至于前进,可遇不可求。

    这次故地重游,让我们欣慰的是,之前所做的一些实践得到了很好的保持,开发团队中那几个曾经与我们深入合作的人做得相当的不错。他们敢于拒绝对不合理的开发要求,坚持自己的开发节奏,写出短小清晰的代码。所以,他们用实际行动赢得别人的信任。一直以来,我们不辞辛苦告诉不同的人单元测试有多么重要,但总是有很多人质疑。他们用自己行动证明了单元测试的重要性,如今,整个团队都很少会出现代码级别的错误了。

    在这次回访的交流过程中,他们也给我们提出了很多的问题,一些组织层面上的问题开始暴露出来,比如,我们合作过的团队效果不错,而这些实践和方法并没有扩散到其它团队;虽然团队的开发已经改善了很多,但需求依然很多,开发压力仍然很大……这些问题不再像TDD、结对、Standup这类初级问题可以很快给出一个解答了,而需要一个更系统的方法来解决,只是三天的回访不足以让我们很好的回答这些问题。

    西安的项目也结束了,一段时间之后,它会是什么样子呢?

  • 三个半月前的一个周末,我开始翻译《Programming Scala》。时至今日,基本上接近尾声了,只剩下最后的一些细节需要修订了。

    对我而言,翻译这本书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学习Scala,译初稿的时候,劲头大得很,每天抓紧上班之前、午休和下班之后的时间,充分利用周末。赶在时间进入2010年之前,就完成了10章的翻译,而整本书才14章。原本和小刀约定一人一半的,我一不小心抢了小刀的买卖,不过最后,我额外的又抢了他的一章。做咨询项目一向累心,那段时间,翻译成了我调剂心情的一种方式。

    初译是痛快的,但就像写程序一样,跑得快了,难免会忽略很多东西。翻译经验丰富的小刀在把关,他经常会挑出很多问题,有些被我不经意带过的细节都会被他揪出来,让我觉得甚是惭愧。中间有几次,他甚至拒绝review我的稿子,因为有很多话读起来都不那么连贯,这让我无地自容。回过头来看那些稿子,除了认同他,我别无选择,他的认真让我的懈怠无处遁形。

    review就没有初译来得爽快了,经常为了一句话需要纠结很长时间,而且有了小刀的认真在前,为了不再让他鄙视,只有再仔细一点。进度大大放慢了,加上过年回家休息,一个多月翻译的稿子,用了差不多两个月才重新又过了一遍。直到今天,才又一次读到这本书的末尾,又一次看到“Thank you for reading.”。

    从前,读翻译过来的书时,偶尔会抱怨,换作我,可能会比他翻译的好。走过这三个多月,我相信了,翻译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自己理解和翻译出来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而且,一旦交稿,就不由自己说得算了。

    翻译这本书,我个人的目标——学习Scala已经达成了。至于这本书的质量,让人看过之后去评判吧!